位置:人文频道首页 > 随笔 > 正文

我的人生笑话(二):吃肉的困惑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09年07月23日 12:59
我是以“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的精神,在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后,硬着头皮把困难——肉——留给了自己,把方便——面——让给了同伴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五哥/文

  多年以后,我觉得园长阿姨判我“到后院站着去,中午不准吃饭”,是用心良苦,抑或“用心险恶”。

  这要从幼儿园吃饭说起。

  那时候幼儿园吃饭环境很宽松,不像现在电影电视剧里演的监狱那样,必须排排坐好,一声令下吃完自己那份拉到。那时开饭,记忆中我们就是在后院顺两边屋檐下的砖台阶上随意坐下,伙房里大师傅(一个永远笑眯眯的姓李的小老头——我至今记得他的音容笑貌)把饭菜盛在一个碗里(我至今有吃菜泡饭的习惯),由阿姨分发给张着小手的我们(有点儿象给小讨吃鬼派食),我们便在蓝天白云下灿烂地往嘴里划拉……

  那时候还有一个习惯,现在说起来甚至觉得有点儿“恶心”。那年月,无论干什么,都要讲究节约为上,这同样表现在吃饭中,浪费“粒粒皆辛苦”的盘中餐无异于犯罪。我们那会儿,如果自己碗里的饭吃不了,就要向阿姨报告,阿姨检视后如果不是“标准”的残汤碎渣,便转手赠送给自己碗里饭不够吃的小朋友。

  有一种饭最适合混食且符合简约精神还荤素搭配——炸酱面。所以我们经常吃这玩意儿。老实说,李爷爷做的炸酱面还真是挺地道的。但我每每端起炸酱面都要狠伤一番脑筋,往往是这种场景:端起碗,经过凝视、思考、犹豫、决断几个过程后,毅然决然又小心谨慎地先将碗里的肉丁挑着吃干净(那时候炸酱面里的肉比其它菜里的肉多),然后吃不了几根面条就举手报告:阿姨,我吃不了啦。然后就是阿姨接过碗皱眉、训斥:你把肉都挑吃光了剩这面条给谁吃?有时还找补两句:小小的人这么尖(大致是尖头滑脑之意)!这时,吃不饱的小朋友也跟着起哄:我不要!我不要!

  我,我我真是冤枉死了!

  实际情况是,我小时候最不喜欢吃肉,尤其是肥肉,看着就恶心(很可能是因为那时候肉很少,没吃习惯,不像现在一顿没肉就举不起筷子),可我生性胆小喜逆来顺受从不敢对人言。于是就出现了上面一幕:我原本是想把最难吃的先处理掉,然后再慢慢品味碗里那些好吃的,偏偏肚子容量小不争气单位又有纪律,以致屡屡招来非议。心中自然感到冤:我吞下了“苦果”,让出了“甘甜”,不表扬也就罢了,为何还要指责我?

  换个角度说,我是这样理解我那时的行为的:我虽然生性胆小、虽然喜欢逆来顺受,可是“我本善良”,我是以“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的精神,在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后,硬着头皮把困难——肉——留给了自己,把方便——面——让给了同伴。

  今天看来:有些天知地知但大家不知的好的想法,未必能有好的过程和好的结果。■

  

更多关于 幼儿园 的新闻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有意与本刊合作者,有关合作事宜请与财经网联系。未经财经网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即为侵权。
[京ICP证070301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040250] 广告经营许可证[京海工商广字第040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5607号
Copyright 《财经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