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人文频道首页 > 随笔 > 正文

卢作孚自杀与童少生无关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09年07月22日 17:45
我的推测,看了张祥麟的回忆,事情已一清二楚。1952年2月间中央向民生贷款、童少生隐瞒信息和扣压中央电报一事并不存在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黄振亚/文

  2005年4月21日,《南方周末》发表了卢国纶先生《卢作孚之死》一文。探究了卢作孚自杀的多种原因,其中有一条是说副总经理童少生对卢作孚扣压和隐瞒了北京贷款民生的信息。简要过程如下:1952年2月初,中央在暂停对私营企业贷款的情况下,破例给民生公司贷款1000亿元人民币(旧币,合今1000万元,下同),并指示“两南委员会”将此举转告民生公司,西南军政委会立即邀请民生公司某负责人(注:指民生副总经理童少生)谈话,转达了中央指示,并嘱他待卢作孚从北京回来后马上转告。遗憾的是童少生没有转告。卢作孚去世(2月8日)前两天,北京又发电来确认贷款一事,童少生先得到这份电报,但没有交给卢作孚。当时,民生公司因业务量不足,收支失衡,加上国内外债务还本付息压力,财务陷入困境。卢作孚为此忧虑重重。中央的关怀,民生公司本可安然渡过难关。但卢作孚根本不知道中央有此决定,仍在为空前严重的财务危机而忧心如焚。

  这就是导致卢作孚自杀的原因之一。

  然而,仔细分析卢国纶的记述,有许多方面使人费解:第一,民生公司属中央交通部管理的企业,中央给民生贷款,为何不按程序通知交通部办理,而由中央直接找卢作孚。第二,当时交通部长章伯钧已和卢作孚签订了私营协议,而且已派出了公方代表。民生财务长期紧张,公方代表张祥麟与西南财委主任刘岱锋(音)经常商量解决办法。大额贷款是要作为公股进入民生的。为什么这次西南财委经办此事,始终未告知公方代表。第三,童少生得到中央传达的信息和电报,既不向卢作孚又不向公方代表报告。凭童少生的办事能力和经验,他有可能这样处理吗?童少生隐瞒此事要达到什么目的?这样大的事情童少生能瞒得往吗?如果实有其事。卢作孚可能一时被蒙在鼓里,而张祥麟会很快得知。西南财委主任刘岱锋会很快告知张祥麟。刘、张两人关系极好,无话不说。童少生这样做,不是自找麻烦?第四、中央借款、传达、嘱童少生转告卢作孚等整个过程及细节,是谁首先获知后揭开的,还是全部系童少生事后交代的?第五、这笔款下落如何?卢国纶没有任何交代。我觉得卢国纶记述的童少生与中央借款一事,漏洞很多,无法解释,难于使人相信。为了弄清这一问题,我访向过张祥麟。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有意与本刊合作者,有关合作事宜请与财经网联系。未经财经网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即为侵权。
[京ICP证070301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040250] 广告经营许可证[京海工商广字第040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5607号
Copyright 《财经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