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人文频道首页 > 随笔 > 正文

我的人生笑话(一)被指“小流氓”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09年07月21日 16:26
此时的我虽然还不太清楚“流氓”的确切含义,但心中的冤枉、委屈、愤怒到了极点!可当时不争气的我还是眼中噙着泪,顶着“流氓”的帽子去后院了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代序

  “五哥”名者来源于作者的博客空间名,作者偏爱此两字,故移之权充笔名。“我的人生笑话”系作者名为《幼稚到底》一书(如果有这书的话,但现在看来仍象“月子”还在“坐”中)的一个支流。五哥为人豪爽,身边不乏兄弟,供职于“中国四大”(国有银行)之一,官场上也曾风光一时,后“幼稚”姿为,祸从口出,被“削职为民”。“五哥”闲来好酒,喝高之余写点什么自是常事,“我的人生笑话”就是这样一溜歪斜地“幼稚”地出来了。文章陆续写于今年年初,只发于自己的博客,虽名为“幼稚”但颇为自珍(也可能是自羞)。笔者偶然“窥”到,喜其文字率真,文情幽默,有着“五十古来稀”(五哥语)之人对人生的思考,更能在笑过之余给人些许感悟。故强行拉出示众。五哥闻之,吾吾吾、我我我……,但终碍不过朋友的面子(这是五哥的脉门),只得从了。如果您在读了这一系列的文章后,也能在笑过之余获得些许感悟,那也算五哥不白“从”一回。是为序。

  □五哥/文

  还没到“尿尿(sui)砸脚背”的年龄,却已实实在在地被那玩意儿砸过。不是被自己的。

  上世纪60年代初,我被父母“寄存”在河北省怀来县幼儿园——当地儿界最高官办机构。

  好像是一个星期一,我刚被父亲又一次送进去(周末探家结束),心情不太好,躲在茅房(厕所)滋尿发泄,突然感到两股激流砸在我脚背上,左右仰视,两个比我高出一头坏笑着的新面孔,我没敢出声,只用两行清泪也砸了一下自己脚背以示抗议。再往院子里看,多了不少陌生人——高低不等的军人和十几个大大小小的男孩女孩。很久以后才搞清楚,那是一股野战军拉练至此,要临时把首长们的孩子(包括几个已经上了学的)托管在幼儿园,其中就有砸我脚背那俩。

  新老孩儿们在疯狂磨合中送走了太阳公公迎来了月亮姐姐(当时不知道大人们怎么给两位排的辈儿),各自上床,我却久久不能入睡,不是因为白天被“砸”的屈辱,而是因为一种动物。

  我们这所幼儿园是由一个两进四合院好像是庙堂改建的,老院子、老房子、老年代,各种小动物到处乱窜。其中一种令我最为恐怖——壁虎,当地人叫它“蝎勒虎子”(音译)。这家伙两只小眼睛突出,面目狰狞,浑身疙里疙瘩,简直就是长了四个脚的蛇,小尾巴断了一会儿还能长出来,本身看着它就浑身起疙瘩(那时候还不知道鳄鱼更不知道它就是鳄鱼的“孩儿”)。更可怕的是,据说这家伙的尿要是滋到人身上,滋哪儿哪儿长疤。我从小就对自己的长相不自信,总怕被这家伙再破坏一下。偏巧我的小床就在那扇最大的窗户下边,每晚都会看到外边月光映照下的大大小小“蝎勒虎子”在窗玻璃上横游斜窜,那一幕“动画片”至今想起来都不寒而栗!可我胆小还虚荣心挺强,一直没敢言语。

更多关于 笑话 的新闻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有意与本刊合作者,有关合作事宜请与财经网联系。未经财经网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即为侵权。
[京ICP证070301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040250] 广告经营许可证[京海工商广字第040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5607号
Copyright 《财经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