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人文频道首页 > 艺术 > 正文

皮娜·鲍什:停止舞蹈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09年07月10日 22:26
皮娜·鲍什站在布满康乃馨的舞台上,有人给她盖上袍子,灯光暗了下去……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财经网》北京专稿/特约作者 王歌】皮娜•鲍什站在布满康乃馨的舞台上,孤零零地……

  那些来自中国的塑料花20世纪80年代就和她一起舞蹈了。它们堆满舞台,没有可下脚的空当,和舞蹈几乎构成对峙。那些花不是饰品,跟舞蹈一样。皮娜•鲍什的舞台不给舞者提供方便的空场。舞者要用身体去开启空间,甚至与之冲撞。2007年在北京演出前,皮娜•鲍什担心定做的椅子经不住摔打,让木工返工。舞美(先是罗夫•波济克,后是皮特•帕布斯特)把桌椅、水池、土、草地、树形仙人掌、牡丹、小鹿、河马、鳄鱼、数以吨计的钾盐、水泥混凝土墙统统搬上舞台。水、土、草、汗水一同装扮舞者,胜过衣裳和香水。

  与彩排的效果相反,正式演出时,《穆勒咖啡屋》的光芒赛过还带有经典现代舞特点的《春之祭》。两位年老的舞者熠熠生辉,她们的身体让整个天桥剧场饱满起来。其中,背景处就是67岁的皮娜•鲍什。她们不取悦,不去再现任何现成的东西,甚至不要求理解。她们只是舞蹈,把自己裸露在观看之中。

  其实,除了《穆勒咖啡屋》,皮娜•鲍什从不站在自己作品的舞台上。她通常坐在角落里,吸着烟,带着紫色的围脖,一袭惯常的黑衣。她几乎在窥视舞者用身体泄露自己灵魂的秘密。差不多每一场演出,她都在场。而排练时,她更兴奋。那时身体和思想都带着日常的弹性,比正式演出更为本质。

  同样的舞台上,在虚拟的时刻,皮娜•鲍什和舞者们剖开自己。真的创造是痛苦的,无中生有是如此艰难,而且全无创世纪般的启明。舞者一旦丢下熟识的动作,就开始手足无措,为什么不呢?为什么手足无措,让你如此羞愧?难道仅仅因为你是舞者?化简到零度,才可能接近真。伯纳(G. Bohner,1936—1992)试图用身体各部位描述舞蹈的基本语法。若没有自己的语法,现代舞蹈就摆脱不了充当饰物和杂烩。同样需要被改变的还有舞蹈后面的东西:1973年开始,皮娜•鲍什要求舞者参与编舞创作。她像苏格拉底一样发问,诱惑舞者用身体(也包括头脑)进行哲思。舞者不是编舞的牵线木偶,他们通过舞蹈成为自己。一次次质疑,一次次还原,一次次摆脱伪造的动作,包括伪造的自己。当然,有很多回答让人厌烦,语言的圈套已编成基因的符码。上句刚出,下句就惯性地应承出来。皮娜•鲍什其实索要的更多……不是她的不断重复的问题,而是她的奢望、失望和绝望,改造了回答。

上一篇: 丽江危局
下一篇: 观看音乐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有意与本刊合作者,有关合作事宜请与财经网联系。未经财经网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即为侵权。
[京ICP证070301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040250] 广告经营许可证[京海工商广字第040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5607号
Copyright 《财经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