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人文频道首页 > 随笔 > 正文

我曾在孟买见证恐怖袭击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09年07月03日 23:30
恐怖分子选择孟买,因为这种半岛城市如上海浦东一样,是印度经济增长的象征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孟买泰蓟马哈酒店的烟雾惊起一群乌鸦  。(《财经》特约作者 周文翰/摄)
孟买泰姬玛哈酒店的烟雾惊起一群乌鸦 。(《财经》特约作者 周文翰/摄)

  【《财经网》北京专稿/特约作者 周文翰】我将永远无法忘记在孟买发生的事。

  “泰姬玛哈酒店着火了!”

  2008年11月27日早上9点,这座印度的象征性建筑物在燃烧。我望着屋顶上冒出的大股白烟,兴奋地给北京的朋友发短信——我猜,后来中央电视台配楼着火的时候,东三环边的围观者也有和我类似的快感。

  始建于1903年的泰姬玛哈酒店(The Taj Mahal Hotel),是印度最著名的饭店建筑,曾经与上海的和平饭店、东京帝国大酒店在二战前并列东方三大豪华酒店,至今也是孟买的地标之一,它和面海的印度门(Gateway of India)仅仅一街之隔。后者是1911年为纪念英王乔治五世和玛丽亚皇后来访而建的,也是前往以古代雕塑著称的世界文化遗产象神岛的码头所在,平日里总是人山人海。

  那天早上我并不知道前晚的骇人场景:十个乘小艇从巴基斯坦出发的恐怖分子从昨晚九点半开始袭击这个城市的CST火车站(旧名维多利亚火车站)、泰姬马哈酒店等当地八个地标性地点,造成超过百人的伤亡。之后的两天里,恐怖分子还挟持人质在泰姬马哈酒店、奥罗贝伊酒店等三个地点继续和警方、军方对峙。

  恐怖分子选择孟买,因为这种半岛城市如上海浦东一样,是印度经济增长的象征,孟买创造了这个国家一半的国民生产总值,港口承担印度超过一半的运量,同时她也是新兴的文化出版新闻中心。在高傲的孟买客看来,加尔各答早已经衰落,德里则是陈腐的官僚争权夺利的地方,而孟买拥有这个国家美好的一切:繁荣的贸易,雄心勃勃的年轻人和湛蓝的天空。

  回到那天早上9点,我从旅馆走到大街上时发现街道上空荡荡的,全然没有经济大城该有的匆忙人群,我一开始以为碰上印度的什么节日了。走近泰姬马哈酒店时,它屋顶的白烟正转成黄色,一堆消防员、警察守卫在四周,两辆消防车正在喷水。我以为这是一起意外火灾,好奇地举起相机拍了一通,我问面前的警察可以从紧靠酒店的马路到对面的印度门吗,他看着我问:“你真的想过去吗”,我说对,然后我就踩着玻璃渣往过走——我猜那个警察当时也没弄清楚这到底是火灾还是恐怖袭击。总之,我就从这条和酒店的直线距离最多三米的马路上走过去了,当时我要是知道还有恐怖分子在里面的话,我想我不会那么做,事实上,后来还有一个站在比我所处位置远的地方的记者被射伤。

  我走到印度门下面的时候,只有十来个游客和酒店的服务人员望着屋顶的浓烟发怔,一个穿睡衣的法国女人向我抱怨:你不要看这个酒店外面多豪华,可是里面又旧又不舒服,当然,最糟糕的是半夜莫名其妙的疏散,她来不及穿好外衣就跌跌撞撞跑出来——她开始也以为是火灾而已。

  这时候各个电视台的摄制组越来越多,围观的人群拥挤起来,警察开始拉封锁线。尽管主要街道布满了警察和军人,在我看来安全部门的控制仍有混乱和疏忽的地方。比如26日晚遭到恐怖袭击的CST火车站,虽然正门处有个包裹检测系统,但是不到五米外就是一个小门,所有路过的人都可以随意进出火车站台,在27日白天,仍然是这样。

  我开始买所有能买到的报纸来了解事件的过程:《孟买镜报》的摄影记者塞巴斯坦•德索扎的大幅照片记录了当地时间11月26日晚21时21分开始的火车站大屠杀,他的办公室和火车站仅有几十米的距离,听到枪响之后他立即扑向火车站,拍下正在开枪的青年的侧身照片——穿蓝色T恤的青年肩挎大背袋,手拿AK-47冷静地连续射击、扔手雷,后来,这个人成为唯一被活捉的恐怖分子:穆罕默德•卡萨姆。照片上的火车站候车室满是血迹,至少58名乘客的鲜血洒在这里,三天以后,我从这里离开孟买,这里的地板洁净光亮得可以照见我的影子。

孟买,在海边观望奥罗贝伊酒店局势的人们。(《财经》特约作者 周文翰/摄)
孟买,在海边观望奥罗贝伊酒店局势的人们。(《财经》特约作者 周文翰/摄)

  在和恐怖分子对峙的两天里,孟买处于战争状态。市政当局下令一切机构关门,市民尽量闭门不出,学校停课,印度的商业中心和最繁忙的都市就这样突然放慢了她的脚步。对一个想看旅游景点的游客来说呆在这时的孟买是失败的,因为主要的景点——威尔士亲王博物馆、象神岛都关闭了,商店、餐馆、博物馆等公共机构、商业机构大部分也锁上门休息,我能做的就是无所事事地呆在酒店看报纸、电视或者去街道上晃悠,站在封锁线外看军队和恐怖分子对峙的场景。

  封锁线外有众多的围观者,但其中最引人瞩目的无疑是许多电视台转播车和摄影记者们的“长枪大炮”——这是一个媒体的世界,恐怖分子也明白这一点,所以他们选择在美国人过感恩节的时候发动袭击,而且主要攻击西方客人住的高级酒店,不仅对孟买人造成伤害,还通过电视转播波及美国和全世界。

  我一直对报纸、电视组成的这个媒体世界保有矛盾的态度,它们传播的恐怖似乎要比我看到的恐怖更为暴力,在酒店下面我也看到有记者故意鼓动一群围观者呼喊复仇口号,仅仅为了在电视上呈现出更动态的的独家新闻。我甚至怀疑也许恐怖分子在酒店里是按照电视报道调整自己的攻击策略的。

  可另一方面,我也喜欢众多电视报纸形成的事实和言论的争论场——大篇幅的血腥袭击报道之后,报纸披露了更多的内幕和背景,蛛丝马迹的情报在袭击之前就从各种渠道传来,但政府却没有采取防卫措施,这导致内政部长希夫拉杰•帕蒂尔不得不在11月30日辞职。报纸也揭露出当泰姬玛哈酒店的对峙结束以后,孟买所在的马哈拉施特拉邦首席部长德斯穆克竟然带着自己的儿子,印度“宝莱坞”一位制片人去现场视察——也许他想收集点资料以后拍电影……在僵持了一周以后,这位最受瞩目的政治人物也辞职了。

  当然,报纸上最多的声音是鼓动政府更严厉地打压巴基斯坦,但是也有人发言指出,贸然进行军事打击只能引起更多的仇恨,并让巴基斯坦的仇印势力和恐怖分子得益。

  也有孟买人不在乎这些,当我终于找到一家开门的餐馆进去吃饭的时候,侍者见我边看报纸边吃饭,他微笑着提醒我:别担心,这是孟买,我们不是第一次碰上这样的事儿。

更多关于 随笔 的新闻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有意与本刊合作者,有关合作事宜请与财经网联系。未经财经网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即为侵权。
[京ICP证070301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040250] 广告经营许可证[京海工商广字第040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5607号
Copyright 《财经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