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人文频道首页 > 艺术 > 正文

丽江危局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09年06月24日 15:48
对投资商和游客来说,吃光了一地,可以换个地方接着吃;而对于一座古镇来说,恢复被破坏的生态环境是极难的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LENS.视觉》记者 张策/文

  商人们自我陶醉地给丽江起着名号,“艳遇之都”、“小资天堂”,他们的努力让丽江显得庸俗不堪。就在丽江发生着外地商人置换原住民的同时,原本热衷于丽江的西方游客,也被附近省份的大众游客迅速置换掉了,他们热衷的是拍照和留影。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德国女士告诉《LENS.视觉》,她觉得丽江是个彻头彻尾相当“boring”的地方,她会告诉她的朋友,“丽江已经没什么可去的了”。

 


  玉河里的水从黑龙潭溢出,到丽江古城的西边一分为三。九个世纪前,纳西人通过人工开掘,把这三条河流分成数十条溪流,让它们流遍整个古镇。从那时起,古镇的居民一直饮用他们房前屋后溪流里的水。

  但在五年前,这些水不能喝了。

  水系污染,只是丽江成为“世界遗产”12年后看得见的变化中的一个。大量游客涌入、原住民迁出、泛滥的商业气息,都让这座古镇越来越不像自己。

  世界遗产委员会大会要求当地政府作出解释;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专家在中国文化部官员陪同下,两次进入丽江。为了迎接那些专家的到来,古镇的青石板路被清洗一新,所有的红灯笼被勒令摘下,纳西族的老人们被组织起来到四方街跳舞。但这些专家知道,他们走后,假装关门的酒吧就又开业了。

  今年六月召开的第33届世界遗产委员会大会,将对丽江问题进行讨论。丽江当地政府被要求提交新的《丽江古城保护现状的报告》。现在距这次大会的召开仅剩两个月,古城的官员们格外沉默。

  对于几乎没有工业的丽江而言,“世界文化遗产地”的身份至关重要。要真正留住这个“名份”,古镇必须是它自己。

  “如果丽江将来只是一个卖东西的地方,一个开饭馆的地方,那肯定会丢了他们的‘遗产’。丽江现在处在一个严峻的时刻。”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亚太区高级专家白海思(Heather Peters)博士对《LENS.视觉》说。

  留不住的原住民

  1989年,丽江在新中国建立后第一次对外国人开放。白海思博士跟着一些纳西族学者回到他们的故乡,她看到,“四方街上是卖肉、卖菜的市场,城里都是原住民,商店很少,街上人都说着纳西语。外国人能够住的,只有城外一个叫丽江第一酒店的地方。古镇就是纳西人的古镇。”

  在之后的19年间,白海思每年都会到丽江小住。她记得,1996年申报世界遗产之前,四方街原有的市场被要求搬出,旅游用品商亭进入。不过,那时候传统的手工艺品还可以在那里买到。又过了几年,这些商亭也退出了四方街。

  在联合国的监测报告中,也举了四方街的例子:这个上个世纪80年代纳西人日常贸易的集市,变成了一个游客聚集区。这被认为是对古城“原真性”的破坏。

  让白海思感触很深的,还有古城里人的变化。每年重回丽江,她看到的都是新面孔。有当地纳西人这样告诉她:“我现在走在丽江的街道上,倒觉得自己是个外来人!”

  1997年,申报世界遗产时,古城居住着纳西原住民3万人,6000户。十年后的2006年,主要街道上的1600多家户主开起了店铺和客栈。

  2007年7月,丽江第一次受到来自世界遗产委员会大会的警告,理由之一,就是“商业化对古城人文环境的破坏,原住民的不断搬离”。丽江政府组织了四个调查组,一名成员在与白海思闲聊时告诉她,估计50%的原居民已经搬走了。

  联合国监测组2008年5月16日发自巴黎的报告中说:“监测组本次得到的人口数据,目前居住在古城的有6200户,2.5万原住民,其中67%是纳西人。”

  有人指出,这个数字可能无法反映在古城内居住的原住民的真实数量,因为现在很多老屋主人还是原来的主人,但里面住的早已是外地人了。

  “越来越多的游客使这个地方更加商业化。如果年轻人都离开了,丽江可持续发展的可能性就变得非常小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北京办事处文化项目官员卡贝丝(Beatrice Kaldun)对《LENS.视觉》说。

  实际上,丽江古城原住民迁出古城的重要原因,是他们在旅游发展中获益甚微。他们的生存环境并未因旅游发展而得到实质改善。有一些当地人也告诉白海思,他们不愿意与外地人在商业上进行竞争,因为外地人过于“不诚实”。他们更愿意出租老屋给那些外地人,自己拿着钱搬进新城,而不是留下来做生意。

  “如果古城的人都还住在古城里面,那世界遗产给我们带来的好处就荡然无存了——所谓的好处就是增加收入嘛。”宣科,这个古镇最知名的老人这样认为。

  流失中的文化

  2009年3月4日,宣科的“八十大寿”在他位于茨满的庄园中举行。他看上去很时髦,上身唐装,下身牛仔。这是由政府筹办的生日庆典,因为宣科已经被当做丽江的一块“宝”,一个最有价值的文化符号。

  2008年1月14日,宣科曾经对联合国监测组的官员说:“我们纳西古乐的价值,就在于它没有改变。”这是一句意味深长的话。

  东巴文化、纳西古乐、民族歌舞、摩梭风情等,都已不断转化为各种抢手的文化商品,但真正掌握纳西族东巴文化的人已经越来越少,对纳西族传统文化有深入了解、掌握较多知识的老师和学生,也越来越少。

  “一方面,不少民族的传统知识、文化艺术正成为旅游市场和商贸市场上热卖的商品;另一方面,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对自己民族文化的深层意蕴和知识缺乏足够了解。”云南省社会科学院副院长杨福泉说。

  走在丽江的街头,处处可见卖得红火的各种东巴文化衫、壁挂,但上面的图案错误百出。一位游客在古城买了一件印着东巴文的文化衫穿在身上,杨福泉告诉他,“吉祥如意”四个字中,有三个写错了。

  从四方街通往木府的关门口一带,卖葫芦丝的乐器店随处可见。实际上,葫芦丝并不是纳西的乐器。纳西地区的传统民族乐器,是芦管和胡拨;纳西人世代传唱的,是洞经音乐《山坡羊》《到春来》和《浪淘沙》。

  丽江古城内开设东巴文化课的学校仍然寥寥无几,丽江地区中学不久前才开设纳西文化传习特色班,但只有50多个学生参加。会说纳西语的年轻人越来越少,至于越来越多的外地商人的子女,他们更不需要学习纳西语言。

  “再这样下去,丽江古城的火把节、清明节、祭祖节、春节,那些自然的日常生活状态下的民俗,可能会随着原住民不断地迁出完全葬送。”杨福泉很担忧。

  一位丽江官员曾说:“纳西文化具有强大的包容性,历史上将进入丽江的其他民族都融入其中,所以将来不是别人同化我们,而是我们同化别人!”持这种自信的人,乐于用这套理论反驳“原住民流失、人口置换将带来文化丢失”的看法。

  “这是不一样的,”杨福泉博士说,“旧时代由于交通不便,外来人进入丽江后很可能就定居下来;他要生存就要入乡随俗,要学当地的语言、文字,了解风俗,要融到里面来。今天的情况完全不同,很多人可能赚够了钱便离开,把问题留给原住民。现实是,太多东西处于濒危状态,需要抢救。”

  当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专家2008年11月再次来到丽江时,把纳西文化的流失写进了最新的报告。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有意与本刊合作者,有关合作事宜请与财经网联系。未经财经网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即为侵权。
[京ICP证070301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040250] 广告经营许可证[京海工商广字第040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5607号
Copyright 《财经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