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条腿的更好

本文来源于《财经》杂志  2009年04月12日 18:45
人类并未忘记自己是自然界的一部分,一再情不自禁地把自然现象拟人化;既要“套磁”,又放不下身段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有个年轻朋友,因为做模特,经常泡在京城的波希米亚圈子里。她爱讲一些熟人的声色犬马、恩怨情仇,当然还有他们的艺术,言语间不时夹杂一些我这个北京人听不大懂的北京话,什么“拧巴”“得瑟”“范儿”之类的。原来这座城市里,还有这样一群古怪物种潜行孳生。时尚人物的八卦,因此也就有了《伊索寓言》的韵味。

  首先想起蚱蜢和蚂蚁的故事:蚂蚁勤勉劳作,耐心积累;蚱蜢则终日游荡,不务正业,结果冬天一到,连冻带饿蹬了腿。这则寓言不断被后人转述,包括17世纪的法国人拉封丹;迪斯尼的动画版,则给蚱蜢安排了一个惭愧受教的光明结局。总之,人无远虑,必有近忧,我们不能不为自己的未来谋划投资,先积累,后消费;如有可能,还应适时吊销蚱蜢们的信用卡。

  蚱蜢属于不可与之语冰的夏虫,相对而言,蚂蚁却拥有未来;工蚁一般存活三到五年,蚁后的寿命则超过十年。经过一亿多年进化,它们发展出严密的社会组织。我们的星球表面,分布着一万四千余种蚂蚁,总重量约等于全体人类的体重之和。于是昆虫学家专有一支研究蚂蚁,也就不足为怪。近年最出名的,是德国昆虫学家赫尔多布勒和美国社会生物学家威尔逊。

  1990年,这对搭档出版了《蚂蚁》一书,并于次年获得“普利策奖”。尽管很多章节读起来十分晦涩,比如那些功能各异的腺体的术语名称,但该书的内容本身足以吸引一般的非专业读者。这些内容基于作者对于蚁群社会行为的长期观察。比如纺织蚁像蚕一样吐丝,通过个体之间微妙的交互协作,把大量树叶缝制成精密的巢穴。南美洲一种蚂蚁则在地下构筑深达数米的隧道网络,里面还有空调系统。更神的是切叶蚁,它们早于人类上千万年发展出“农业”。那些小生灵把切碎的植物叶片鱼贯运回蚁穴,用做营养基,培育菌类作物。有些蚁种还搞“畜牧业”。我从小知道蚂蚁经常保护蚜虫不受七星瓢虫攻击,因为它们需要的糖分主要来自蚜虫粪便。《蚂蚁》一书告诉我们,一些蚂蚁为获得稳定的“甜食”供应,甚至会驯化蚜虫,不但圈养,而且放牧。

  除少数专职与蚁后交配的雄蚁,蚁群所有成员全是雌性。虽属母系社会,它们的协作精神却不总是用于和平目的。除捕猎其他动物,同类间的战争也是家常便饭。旺盛的繁殖力孵育出悍不畏死的炮灰,前仆后继。有些蚂蚁甚至在战斗中充当自杀炸弹,通过腺体分泌有毒粘液,冲入敌群,用专门的肌肉引爆自己的身体。这种做法有点像我们身体中的白血球。

更多关于 随笔 的新闻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有意与本刊合作者,有关合作事宜请与财经网联系。未经财经网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即为侵权。
[京ICP证070301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040250] 广告经营许可证[京海工商广字第040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5607号
Copyright 《财经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