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人文频道首页 > 专栏作家 > 柳萌 > 正文

文人与古旧物玩家的故事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09年04月03日 16:45
盛世玩收藏。在生活比较安定的今天,家中有钱有闲的一些人,很多都是经常出入古旧物市场。他们在淘宝的同时,还收获了一份悦己的欢乐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财经网》北京专稿/特约作者 柳萌】北京的古旧物市场有几个,不详。如今最负盛名的,除了老牌的琉璃厂,新的当属潘家园。琉璃厂以买卖古董字画古籍传名,这早已被世人所公认。我年轻时逛琉璃厂主要是淘一些旧书。这潘家园古旧物市场的买卖,似乎更为广泛更为庞杂,去逛的人也就比琉璃厂要多得多。时常听玩古旧物的人谈论它。

  潘家园古旧物市场在南城,距我居住的北城太远,至今不曾光顾过那里。不过,听说这家古旧物市场已经很久,主要是得助于一些人淘金的故事。其中,青年学者李辉淘到戏剧家杜高档案的事,在文学界流传得最为广泛和生动。后来李辉写出《一纸苍凉——杜高档案原始文本》一书,杜高写出《又见昨天》一书。这二位都是我的文友,都曾赠书予我,这就越发让我对潘家园市场有了印象。可是这潘家园古旧物市场究竟都买卖些什么旧物,在我的心中一直是个谜。

  有天,一位朋友告诉我说,他去逛潘家园旧物市场,发现我写的一封信,说卖家要卖多少多少钱,问我要不要买回来留下。我听后不禁哈哈大笑,说:“你还真把我当成个人物啦,我从来未看重过自己,这种信如果真值钱,我就再写几封去卖好啦,然后咱们去吃烤鸭。”这件事他一说、我一听,连去看看的想法都没有,我以为就算过去了。时隔不久的一天下午,邻居于润琦来访,他说他买来我的一封信,特意来送给我做纪念。润琦是中国现代文学馆研究员,是一位专攻明清小说的学者,业余时间还研究北京民俗,有好几本相关专著出版。他的职业和爱好注定他要去淘旧物,自然成了潘家园古旧市场的常客。前不久,他去潘家园淘书,恰巧发现了我这封信,就特意买回来赠送给我。既然买回来了,就不好再说什么,只是感谢润琦。

  我拿过来一看,的确是我的信。这是20世纪70年代末,我的“右派”问题还未改正,从流放地内蒙古返京后,正在《工人日报》文艺部打工,给《新观察》杂志主编戈扬女士写的信,谈论我调入《新观察》工作的事,不知如何流落到社会上去了。信的内容是:

  “……您好。知您身体欠安,不便打扰,您有什么需要我帮忙办的,请您尽管说。我找过杨犁同志,同他聊了聊,只要户口解决了,我的愿望也就有可能实现。我在民政部找了一个吃劲的人,只要人家真心全意给办,还是能办成的。有了准备(确)消息,我再找杨(犁)、张(凤珠)二位同志,您不必再为我分神了。十日,我去天津,探亲和过节,拟本月底回来。您天津有事,可写信……”

更多关于 收藏 的新闻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有意与本刊合作者,有关合作事宜请与财经网联系。未经财经网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即为侵权。
[京ICP证070301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040250] 广告经营许可证[京海工商广字第040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5607号
Copyright 《财经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