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人文频道首页 > 逝者 > 正文

陈乐民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09年01月24日 09:17
中国社科院荣誉学部委员、原中国社科院欧洲所所长,2008年12月27日在北京逝世,享年78岁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陈乐民
陈乐民

中国社科院荣誉学部委员、原中国社科院欧洲所所长,2008年12月27日在北京逝世,享年78岁

    2008年12月27日是一个令中国欧洲学界同仁们倍感悲痛的日子。陈乐民先生带着事业未竟的遗憾,留下尚未完成的手稿走了。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领域失去了一位才华出众的学者,我们失去了一位好同事、好朋友、好导师。
  陈乐民1930年1月28日生于北京,自幼学书画诗文,国学功底深厚;青年时期先后就读于燕京、中法、清华、北大等京城著名学府,专修西方文化,英语、法语俱佳,于欧洲哲学与历史有特殊造诣。
  新中国成立,百废待兴,而域外诸国对这块土地知之甚少。走出大学校门的陈乐民加入了民间外交的行列,被派驻维也纳,就职于中国人民保卫世界和平委员会;历时十载,见证了中苏关系的变迁和欧洲文明的今昔。其间,陈乐民结识了资中筠先生,并结为伉俪;回国以后,曾同时分别担任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和美国研究所的所长,珠联璧合,为学界称道。
  1959年,陈先生受命回国,在中国人民保卫世界和平委员会服务至1971年。其后,他先后任职于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外交部国际问题研究所。与当时中国的其他知识分子一样,经历了“文革”暴风骤雨、“五七干校”岁月磨难,陈乐民对中国发展的现实问题和历史渊源有了更加深刻的理解。这种理解,被深深地嵌入他日后关于欧洲和国际问题的学术研究和思考中。
  1983年,陈乐民来到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当时为西欧研究所),方开始全职学者生涯。他致力于欧洲和国际问题的学术研究,对中国历史、哲学、文学、书画亦有著述或涉猎。他的文章酣畅逸发,自成一家;小楷和书画笔札精劲,醇深炳蔚。他完美地将中西学融为一体,其浓厚的人文气息深为学界称道,被誉为中国国际问题研究学界“最具人文精神的学者”。他提倡“文史哲与国际问题研究相结合”,并通过对欧洲文明发展的思考,提出了“欧洲学”的理念,逐步形成了具有创新精神的“欧洲学风”,对中国国际问题和欧洲问题研究的深入发展,产生了重要的影响。
  陈乐民最具代表性的著作,包括《“欧洲观念”的历史哲学》《西方外交思想史》《从文明史的观点看欧洲》《欧洲文明的进程》《拓宽国际政治研究的领域》《康德论启蒙》等。在这些著述中,陈乐民以历史学家和哲学家的眼光,剖析欧洲文明在当代的发展问题,从而为当代欧洲问题的研究开辟了一条全新的思路。
  陈乐民在他的书中强调,“欧洲文明”不是单一的,而是“认同中有多样”和“多样中有认同”的综合概念;对于欧洲的理解需要“通才”,需要步步深入地去探索,要从经济伸展到政治,扩宽到历史和文化,一环套一环地追求下去,才可能得出比较切合实际的判断。他将欧洲文明与“现代化”和“全球化”联系起来考察,将当代欧洲的经济、政治、社会、外交等现实问题纳入历史、哲学、文化的思辨,为人们认识当代欧洲问题开拓了思想空间。他的许多著作已经成为欧洲研究乃至国际问题研究的必读,他的学术思想在欧洲学界和国际研究学界具有广泛的影响。
  陈乐民先生在担任欧洲研究所所长期间,积极鼓励青年研究人员钻研政治经济,同时努力提高文史哲的学术修养,不断深化对欧洲现实问题的研究。他惜才爱贤,深情关切青年学者的成长。无论在担任领导职务之时还是退休之后,都积极参与并亲自策划组织青年学者的学术研讨活动。他扶着病体参加研究所举办的青年读书会,还经常在自己狭窄的家中召集“学术神仙会”。陋室简居,清茶淡水,然目及天涯,言论古今;人不分老少,学不问东西,皆以书为本,以文会友。这种无拘束的开放式的学术交流方式,极大地启发了青年学者的才智;同时,也对中国欧洲问题和国际问题研究的发展起到了重要的推动作用。正是在这看似漫无边际的学术畅谈中,迸发出一个个思想的火花,诞生了一项项富有创新精神的学术成果。今天,他们中许多人已经成为学术机构或高校的学科领军人物。
  陈乐民具有深厚的爱国情结。他年轻时代奔波于欧洲,为国家广交朋友;中年以后潜心于中国的欧洲研究,为国家探寻借鉴欧洲经验以自强之路。“欧洲何以为欧洲,中国何以为中国”,是他终身的求索;“望着欧洲,想着中国”,是他事业的立足之本,也是终生笔耕不辍的强大的动力。我们可以从《马勒伯郎士及其哲学与宋明理学》《莱布尼茨与中国——兼及“儒学”与欧洲启蒙时期》《“全球化”与中国》《欧洲与中国》等一系列学术专著中,读到陈乐民的爱国心迹。即使在患有肾病需要隔日透析且书写多有不便时,他仍坚持研究和写作。其晚期的许多精品著述,便是在这样身体严重透支的情况下,以超人的意志完成的。
  陈先生一贯素心人生,怠于利益诉求,惟勤于思、精于学。他一辈子手不释卷,因为“离开了书,心里便无着落”,临终的病榻旁还摆放着没有读完的书籍。他说,如果能够活到80岁,还将完成一系列的写作计划。但是,命运却给我们留下了深深的遗憾……
  陈先生刻苦读书、严谨治学、思域开阔、通今博古的人文学者的气质,将永远是我们学习的楷模。■

作者周弘为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所所长、研究员,沈雁南为中国欧洲学会副会长

上一篇: 亨廷顿
下一篇: 马克·费尔特
更多关于 陈乐民,欧洲,中欧 的新闻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有意与本刊合作者,有关合作事宜请与财经网联系。未经财经网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即为侵权。
[京ICP证070301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040250] 广告经营许可证[京海工商广字第040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5607号
Copyright 《财经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