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人文频道首页 > 美食 > 正文

川菜传奇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09年01月09日 18:05
川菜对味道孜孜不倦追求所产生的极致效果堪称一个传奇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财经网》专稿/特约作者 刘晋锋】成都没有多少老字号。在川外花开遍地的餐馆如“海底捞”之类,都“不敢”回到成都开店;中国最著名的川菜馆“俏江南”以“川菜回家”的姿态在成都开业,却至今门可罗雀。有人开着奔驰宝马不远万里去寻觅一个传说中很味美的路边摊,是成都人见怪不怪的事情。在四川,每一个家庭都有一两位菜做得很好的成员,这成为川菜形成和发展的基础。即便是很牛的川菜大师,也会像文学创作者那样到民间采风。
  坐车绕成都走一圈,你会惊叹,这个城市竟然能容纳如此之多的大小餐馆!而椒红色是四川餐馆最多使用的装饰色彩。四川有近两千年的辛辣传统,距今1600多年晋朝的《华阳国志》中就记载了蜀人“尚滋味,好辛香”。其实,辛味调料指的是花椒、姜和茱萸。明末以后,辛味调料在饮食中出现的频率逐渐走低,到清末基本上只有四川一带偏爱。至16世纪下半叶,中国商人才从海外带回来辣椒。辣椒最早传入浙江,接着在江西、湖南、湖北、贵州形成几大辣食中心。直到1794年,四川才第一次出现有关辣椒的记载。影响未来的创举是让辣椒“遭遇”花椒——从此,辣椒顺风顺水地在清末成为川菜中的主要佐料,而“麻辣”也成为了人们对川菜的刻板印象。
    然而,对于那些真正精通川菜烹饪的厨师而言,最不能接受的评价就是:“川菜油呼呼,辣呼呼,黑呼呼,马马虎虎。”尤其今天正到了川菜发展的黄金时期,全国各地都兴起吃川菜的风潮。川菜之所以具有很强的侵略性,是因为川菜口味适应面广,无论高档还是低端,川菜全能覆盖。川菜至少有3000多个菜品,24个基本味型,“一菜一格”“百菜百味”。而人们印象最深的“麻辣味”在川菜的3000多个菜品里,实际上还不到四分之一。
  川菜的历史在17世纪出现断裂,明末的农民战争严重破坏了四川的经济民生,张献忠的屠城让成都人“百不余一”,川菜文化随之受到重创。
  川菜现在能够在中国饮食大宴上名列四大菜系之一有赖于蓝光鉴。蓝光鉴先生是现代川菜的开山鼻祖,1912年携兄弟创办“荣乐园”,以南北烹饪高手之艺融会于川味,将天下名菜以川味出之,承办宴席无数,在当年的官僚军阀之间游刃有余,曾经为四川督军熊克武作庆功祝寿大宴,开百余桌鱼翅席。
  而在川人心目中,赋予川菜文人气质的人则是黄敬临。如今,常常被拿出来证明川菜并非一味求辣的菜品是“开水白菜”。这道清淡的菜是由川菜史上被称为“独孤求败”的黄敬临所创。
  黄敬临出生名门,黄家选媳必求精于烹饪。黄敬临的母亲就是凭借仅咸菜就能制出300余种的惊世之才嫁入黄家的。黄敬临善诗文,工书法,酷爱古董字画、山水园林,曾先后做过三个县的县长,最终皆挂官而去。五十七岁时,老先生决定开店卖菜为生,为自家餐馆取名“姑姑筵”,意在表明自己开店不过是玩玩而已,实际上却是务求每一款菜品精益求精。姑姑筵每天只做四桌,必须提前五天预订。成都凡是有头有脸的人,都以在姑姑筵请客或者被请为荣。
  姑姑筵没有菜谱,全赖黄敬临根据包席客人的情况量身安排,有许多都是他兴之所至的新创。姑姑筵很少有靠原料珍稀名贵取胜的菜肴,黄老先生的菜,大多是极普通、极常见的食材,而同样的食材往往经他调理而变得灵气四溢,即便有法可循也难以做到那般滋味生动。可是,世间还是流传着对川菜的贬低,笑它只会麻辣,粗俗土气。黄敬临针对这种说法,特意开创出“开水白菜”这道神品。

开水白菜
开水白菜

  今年,我在中法交流的餐桌上吃到了这道以古法炮制出来的“开水白菜”,每位面前一小碗,明亮的汤中飘着一朵柔嫩的白菜心,一粒鲜红的枸杞点缀在旁,可说是极简的美学。四川文人石光华在《我的川菜生活》一书中对开水白菜的做法有记载:“岁末秋至,地上开始打霜以后,选一窝刚卷紧心子的白菜,一定要当天离土地;经霜后,白菜才有回甜,不过夜,白菜才算清嫩;去掉外面至少两层,只留心子里叶白茎嫩、拳头大小的一棵,先在调好的汤里把菜根部分浸泡一下,让外面的菜茎软化,然后轻轻剥开四五片,根部不能断开,如睡莲初开,平放于网漏之上,再用细细的银针,在菜心上反复深刺,使白菜从内到外充满肉眼难见到气孔;要做出堪称神品的开水白菜,最关键的是能否调出一锅好汤,这汤要仙香无比,又要色泽清亮,不见一点油荤,入了眼中,犹如一碗开水。然后用大勺将温烫的上汤,反复浇淋到白菜上,直到最外一层菜茎,用手一触,完全熟软,便可把白菜放进盆,缓缓舀入热汤。这样做出的,才能叫真正的开水白菜。”传说中的味道自然在现实中不是那么容易实现,石光华叹到:“现在没有人能达到那个境界。”
  石光华在上个世纪80年代是一位诗人,他喜欢从文化的角度来谈论川菜:“四川人对味道丰富性的追求,还有对味道奇妙变化的追求,我认为是上升到了哲学的境界。例如鱼香味是无鱼而有鱼味,从无中生有;鸡豆花不是豆花,它是用鸡脯肉和蛋清加清汤做成,吃起来已经没有鸡肉的味道,把有化为无。这是川菜对味道孜孜不倦追求所产生的极致效果,它已经和中国文化的本源概念紧密联系在一起了。”
  令人叫屈的是,直到现在人们依然忽视:除了麻辣,川菜还有酸辣、香辣、干辣、呛辣、胡辣……变化非常之多,能够把辣味细分到如此程度是其他菜系所没有的。更不可思议的是,“开水白菜”如今已成国内大小餐馆必备的菜品,尽管没有多少人意识到它是川菜,也没有多少厨师或者食客会去深究它的做法与文化蕴藉——如今,“开水白菜”竟变成一道极为庸常的菜品。不知我们这日益浮躁的社会何时才能还复对于食物的细致与精心。■

作者为资深媒体从业者

更多关于 川菜 的新闻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有意与本刊合作者,有关合作事宜请与财经网联系。未经财经网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即为侵权。
[京ICP证070301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040250] 广告经营许可证[京海工商广字第040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5607号
Copyright 《财经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