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人文频道首页 > 艺术 > 正文

艺术寒冬中的温暖蜂巢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08年11月14日 21:15
借体制之力制造盛景,或者借助资本之力制造高烧,最终在狂欢过后,只会留下一片虚空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借体制之力制造盛景,或者借助资本之力制造高烧,最终在狂欢过后,只会留下一片虚空

  【《财经网》专稿/特约作者 李多钰】寒冬真的来了。本周中国嘉德2008秋拍落槌,在“中国油画及雕塑”专场中,虽然多数估价降低,仍然挡不住近半作品流拍。
  新京报为此发表《当代艺术的泡沫已经碎了》一文。全文精华在一句话:“中国当代艺术品是西方艺术市场链条中的次级债——是泡沫中最脆弱的一个环节”。
  虽然谁都明白中国艺术品有泡沫,但是这个泡沫究竟是怎么样的一个形成链条,上述这句话能起到瞬间点醒梦中人的作用。当德国已故新表现主义大师伊门道夫的大幅油画作品只能以10万元人民币计的时候,中国三流画家作品的售价零头都不止这个数。为什么荒诞如此?皆因艺术信用不足的艺术第三世界(此处的“第三世界”只形容其价值体系,不表示任何贬损的政治含义)也被强行打包,成为一种“卖猪仔”式的金融工具,不断转卖。其结果,价格严重偏离价值,形成巨大泡沫。
  泡沫链条的参与者在赌徒心态的作用下,不断希望把危险转移给下家,泡沫一度显得非常坚硬。终于,在世界性的金融风暴中,这个坚硬的泡沫再也支撑不住,破碎了。由于艺术第三世界范围广阔,其破碎风波覆盖面极大。《当代》一文的作者认为,这次破碎之后,中国当代艺术甚至可能没有以后了。
  艺术寒冬究竟会不会演化成没有未来的冰川纪?这个问题没人愿意回答。
  我倾向于相信,艺术原本就应该生活在寒冬之中,不要被过度关注。过度关注必然包含掠夺性价值透支。
  比如,我以前的经验是,选择学习美术的学生一般具有极大的韧性,他们的生存轨迹常常是要在不为人知的状态中生活很多年,碰到机缘才能一朝成名。近些年我发现,我的观念落伍了。自从艺术高烧以后,中国美术院校的学生也都过上了非常富裕的生活。他们甚至根本不用太多努力,进校没多久就可以接到订单。没有压力的艺术怎么可能是好艺术呢?人人的作品都是好作品,人人都是艺术家,其结果必然是人人的艺术都不值钱。
  当艺术寒冬来临的时候,这些头开得太容易的学生将如何生存?我希望他们能够试着明白,并不是现在不好了,而是过去太好了。艺术照样还是那个艺术,去除了金钱的光环后,现在他们更能面对自己,表达自己。可能会吃苦。不能忍受吃苦的,可以做一些与艺术相关的应用性工作,比如设计和舞美;能忍受吃苦的人,也许能成就一番纯艺术的大事业。艺术从来都是这样,是少数人才能坚持到底的事情。
  在这个寒冬里,热爱艺术的人们,不管是热爱哪一类艺术的,一定得去孟京辉的“蜂巢”小剧场看看。起码比看《007大破量子危机》值。《007》一张票价70元,观影体验无非是高科技电影标题下的幼稚电影剧本。在华丽、冷酷的揭秘与杀戮之后,007对抗的,只是一个控制沙漠水资源的环保话题。量子何在?危机何在?甚至最受热爱的人性化特务007何在?都成了疑问。而在孟京辉的小剧场里,稍微多出几十块钱,就可以欣赏一出极具创造力的话剧《爱比死更冷酷》。关于爱情与死亡的关系,《007》的新片中也有涉及,大致也就是《爱》的潦草变奏。(以上并非广告,《爱》剧座位已全部售空。)
  《爱比死更冷酷》是1969年法斯宾德的第一部电影作品。孟京辉大胆实验,采用玻璃钢窗将舞台与观众完全隔绝开来,观众只能用耳机接收舞台上的视听信息,并且耳机里的声音不单是演员的台词与旁白,还包含很多奇特的音响效果。这种多媒体的方式和钢窗形成了一种刻意疏离的效果,既模仿电影,又与电影截然不同,我只能说,我受到了震撼。
  在中国,无论哪一种艺术都比不上话剧艺术这么艰难。这种艺术几乎从来也没有体验过高烧的滋味,一直都在寒冬中。中国话剧只有两种生态:一种是在体制内养老,一种是在市场中挣扎。
  孟京辉是一个非常奇特的有生存压力的人。虽然他是中国少数有票房号召力的话剧导演,但是从来没有失去寒冬意识。他不仅创造戏剧形式,也不断摸索话剧生存的小气候,终于拥有了自己的剧场“蜂巢”。
  “蜂巢”非常窄小,正像蜂巢一样,对于喜欢大的文化做派的人来说,很不过瘾。但是这样的生存状态是可控的,踏实的。对于始终处于寒冬中的艺术家们来说,做自己可控的事情,是惟一正确的选择。如果你试图借体制之力,制造盛景,或者借助资本之力,制造高烧,最终在狂欢过后,只会留下一片虚空。
  蜂巢,是蜜蜂过冬的家园。艺术正需要这样的蜂巢,才能度过冬天。■

更多关于 话剧 的新闻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有意与本刊合作者,有关合作事宜请与财经网联系。未经财经网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即为侵权。
[京ICP证070301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040250] 广告经营许可证[京海工商广字第040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5607号
Copyright 《财经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